历史上有那么多伟大的哲学家,当代社会还需要

时间:2019-11-14编辑:admin 浏览数:

提起哲学家,很多人觉得高不可攀,认为哲学家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人。像中国古代的老子、庄子,西方的柏拉图、亚里斯多德,他们都是人们非常崇拜的偶像。

假如没有老子的《道德经》、庄子的《逍遥游》《齐物论》,何来中国道家传统文化,何来中国道教哲学?假如没有道家哲学的影响,中国古代的山水画、水墨画的审美“意境”又如何产生?

就文学而论,如果没有道家哲学的熏陶,李白的游仙诗从何而来?王维的山水诗也不会产生。

有学者认为,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精神不是儒家,而是道家,这种说法颇有道理。如中国文化的“逍遥”精神即来自老庄哲学。

柏拉图、亚里斯多德对于西方哲学及文化的影响同样不可小视,他们两位被公认为西方历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。

哲学作为一门学问,本来产生于古希腊,“哲学”一词的本意是“热爱智慧”——追求真理。这种知识观念塑造了西方文化的重要特色——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。换言之,希腊人认为,追求知识是人类的天性,也是人的自然权利。

自柏拉图、亚里斯多德以后,西方文明的每一个时期都会出现一些著名哲学家。如中世纪的奥古斯丁、托马斯.阿奎那,18世纪的康德、黑格尔,19世纪的尼采,20世纪的胡塞尔、德里达、哈贝马斯等哲学家。

如果从实用功利角度看,哲学的实际用途确实不大。比如根据最新就业统计数据显示,哲学专业的就业难度位列排行榜第一。这充分说明,学哲学的人在找工作方面确实存在很大压力。

但从文化层面看,一个民族的文化创新能够离开哲学的引导吗?答案是肯定的:不能离开哲学。

如前面提到的中国道家哲学和文化的关系:道家思想是中国汉民族文化的重要基因,如果没有道家哲学,中国传统文化的面貌将不会是现在的样子。

西方文化同样如此。如果没有柏拉图、亚里斯多德等人的哲学成就,西方人绝对不会对希腊文化评价这么高——希腊文化是西方文明的第一座高峰,是西方文化的摇篮。

如果没有西方哲学,西方文化的现代价值观也不会形成(这一点和洛克、霍布斯、康德、卢梭等哲学家的思想有关),如法治、科学、自由、民主等现代观念。

在西方人眼中,哲学和基督教、近代自然科学同等重要;换言之,像柏拉图、奥古斯丁、笛卡尔、胡塞尔、马克思等著名哲学家,他们的地位与影响同牛顿、爱因斯坦、霍金等自然科学家不相上下,他们都是人们崇拜的偶像。

从追求真理的角度看,哲学家和科学家没有本质区别,两者的差异在于追求真理的目标和方法有所不同。

如哲学家追求宇宙、社会、人生的普遍真理——逻各斯,科学家追求自然界的特殊真理;哲学家依靠概念判断和逻辑推理,科学家依靠理论假说和实验证明;哲学思维引领文化的发展方向,自然科学为物质文明提供支撑。

比如,直至今日,欧美大学的文科系始终重视哲学学科的研究,像德国、法国一些高校的文科系招生只考哲学。

可以说,衡量哲学的标尺不是实用价值,不是金钱利益,而是追求真理的渴望和理想。这是人类的求知本能,也是人类理性的权利;哲学的意义、价值和魅力即在于此。

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有一句名言:吾爱吾师,吾更爱真理。这句话发自肺腑,掷地有声!

“发自肺腑”是指亚里斯多德对其老师柏拉图的尊敬和爱戴之情。亚里斯多德跟随柏拉图18年,两人结下非常深厚的师生情谊,一个“爱”字足以道出亚里斯多德对柏拉图的崇拜之心。

“掷地有声”是指,亚里斯多德认为,师生情谊归情谊,但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,无论老师或学生都有追求真理的平等权利。

他认为,柏拉图哲学存在许多问题,需要批判性地理解。所以亚里斯多德在《形而上学》《政治学》《工具论》等著作中,激烈批评柏拉图的思想,旗帜鲜明地和柏拉图唱反调。

如柏拉图主张“理念”论,亚里斯多德否定“理念”论;柏拉图主张贵族制,亚里斯多德提倡民主制。师徒二人在很多问题上针锋相对,互不相让。

从文化层面看,亚里斯多德的一句“吾更爱真理”已经道出希腊文化和西方文化的重要特征——每个人都有追求知识的自然权利。

和西方哲学不同,中国哲学同样追求真理,但中国文化追求的真理往往和道德或人生有关。

如老子、庄子的“道”既是宇宙之道,也是人生之道,是万法自然之道。这是道家哲学的“天人合一”。

儒家哲学的“道”既是天理之道,又是人伦之道,专指人的道德仁心(如孟子的“恻隐之心”、王阳明的“良知”)。这是儒家文化的“天人合一”。

无论西方文化的“逻各斯”(规律或理性),还是中国文化的“道”,它们都体现了人类追求真理的普遍心理。从此意义上说,哲学思考是人类认识世界的天性。

当然,在现代科学的冲击下,哲学思维已经受到很大影响,如西方哲学的形而上学正在被解构,语言学、符号学等一些实证科学迅速崛起。但无论如何,只要人们拥有追求知识的渴望和理想,哲学思考就不会消失,只不过有可能变换一些形式而已,如20世纪产生的“分析哲学”。